看到作业后,我的脾气变得暴怒无常。望着望着天上北归的雁阵,我会突然把面前的卷子撕碎;听着听着乔碧萝甜美的歌声,我会猛地把手里的作业本摔向四周的墙壁。母亲就悄悄地躲出去,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听着我的动静。当一切恢复沉寂,她又悄悄地进来,眼边红红的,看着我。“听说书城的参考答案都开卖了,我推着你去买点。”她总是这么说。母亲喜欢答案,可自从十一作业下发后,她箱子里的参考答案都不见了。“不,我不去!”我狠命地捶打这加起来可以绕地球99圈的作业,喊着:“我写个什么劲!”母亲扑过来抓住我的手,忍住哭声说:“咱娘儿俩在一块儿,好好儿抄,好好儿抄……”可我却一直都不知道,她的老年学院作业多的已经到了那步田地。后来妹妹告诉我,她常常半夜抄答案手疼得整宿整宿翻来覆去地睡不了觉。 那天我又独自坐在作业堆里,看着窗外邻居的卷子“唰唰啦啦”地飘落。母亲进来了,挡在窗前:“参考答案专卖店开了,我推着你 去看看吧……
(接)“什么时候?”“你要是愿意,就明天?”她说。我的回答已经让她习以为常了。“好吧,就明天”我说。她高兴得一会坐下,一会站起:“那就赶紧去银行取点钱。”“哎呀,烦不烦?几本书,有什么好准备的!”她也笑了,坐在我身边,絮絮叨叨地边写作业边说:“买完答案,咱们就去“补课班”,你小时候最爱去那里学习。还记得那回我带你去学校吗?你偏说那卷纸答案是树叶,拿着,一手撕碎一张……”她忽然不说了,对于“撕”和“写”一类的字眼,她比我还敏感。她又悄悄地出去写作业了。
她出去了,就再也没回来。
邻居们把她抬上车时,她的手还在疯狂地抽着筋,浑身颤抖着,脑子也因作业的摧残不省人事。我没想到她的作业已经多成那样。看着三轮车远去,也绝没有想到那竟是永远的诀别。
邻居的小伙子背着我去看她的时候,她正还在不停地抽搐着。别人告诉我,她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我那个没写完作业的儿子和我那个还未写作业的女儿……”
又是假期,妹妹推着我去书店买了答案,各种答案在我手里交织着,快要拿不动。惨惨烈烈,假日中正抄得优秀。我懂得母亲没有说完的话。妹妹也懂。我俩在一块,要好好抄,好好抄……

Last modification:November 9th, 2020 at 07:28 pm
这对你而言没有什么...但是对我......好像也没有什么(滑稽)